守墨脱!48小时的巡查路,每步都是“涉险”

来源:中国军网-束缚军报作者:严贵旺 马军义务编辑:马嘉隆
2020-06-29 03:33

历险巡查48小时——

他们走向“通途”

■本期不雅察 严贵旺 马军

驻守墨脱的边防军人,又一次踏上这条巡查路。

这条巡查路,通往远在40多千米以外、原始丛林深处的一个点位。路程直线间隔不长,但林间山高路陡,海拔高差逾越1000米,巡查往复一趟须要两天两夜。

6月22日下午3时,西藏林芝军分区墨脱边防营营长黄昭臣明白完巡查义务,官兵全部武装乘车出发。

一多半的巡查路,官兵们要靠一双“铁脚板”。两小时后,在一侧是陡峭山体、另外一侧是滚滚雅鲁藏布江的曲折山路上,巡查车停下。官兵们每人身背40多公斤的装具物质,徒步向点位进发。

官兵沿河道行军。马军 摄

正值盛夏,雨水较多,巡查区又位于地质灾害频发地。10多年前,这条路上,兵士饶平和战友在巡查途中遭受泥石流,危机时辰,他将战友一把推开,本身却被泥石流吞没。

水流湍急,官兵们腰间缠着背包绳,手拉手一个接着一个蹚水过河。

此时,搜刮分队兵士发来信息:“前方门路被激流阻断。”官兵们不能不开辟新的巡查道路。选择一处水流相对较缓的地段,黄昭臣带领官兵当心翼翼地蹚水过河。

这河水是远处雪峰融雪汇流而来,虽是盛夏,水温依然低至冰点。兵士洛绒吉村没走几步,小腿就抽了筋,一个踉跄跌进激流中。

排长潘建紧随厥后,赶忙捉住洛绒吉村腰间的背包绳。

几小时后,夜幕来临,巡查官兵抵达密林深处的宿营点。

盛夏的墨脱原始丛林是蛇虫的“天堂”。兵士袁泉用砍刀将周边的树枝、杂草去除。一刀下去,一阵嗡鸣声响起,“快隐蔽,是毒蜂!”他大年夜喊一声,顺势卧倒避险。

林中毒蜂蜇人,能让人痛上大年半夜天。随队卫生员方云志匆忙来检查,袁泉的脸上、脖子和手臂有3处被蜇伤。不到半小时,他的脸颊肿得老高,痛得龇牙咧嘴。口服了抗敏药、止痛药,小伙子又恢复了“元气满满”的面貌:“真的不疼了!睡一觉,明天又会很帅!”

第二天,天还没亮,巡查官兵们就背起物质持续前行。穿过颤巍巍的吊桥,向边疆线进发。

是日的路程,对官兵们来讲是不小的挑衅:他们要从海拔1000多米的山谷攀至海拔2500米的山口。

林中植被发展速度快,官兵们前次巡查踏出的一条路,如今早已不见陈迹。持续前行,就到了“断崖谷”——官兵们脚下布满湿滑苔藓,一侧是峭壁,另外一侧是深不见底的深渊。

攀爬了一上午的湿滑崖壁,前方又出现一条泥石流冲沟。“豁口式”的冲沟,仿佛一只猛虎张开血盆大年夜口。官兵们身材紧贴石壁,手攀崖层,脚嵌石缝,一步步移动。

“哎呀!”刹那间,一阵急促的喊声打破山谷的静谧。

下士孙志强不当心一脚踩空,刹时滑下山崖。大年夜家的心一下提到嗓子眼儿,赶忙收拢保险绳。荣幸的是,孙志强下滑了20多米,被一块大年夜石盖住。

官兵当心翼翼攀爬绝壁。马军 摄

战友们赶忙想办法救援。要知道,这处“猛虎口”曾吞噬过一个年青战友的生命。3年前,兵士梁昆炜就是在这里坠崖就义的……

走一趟“通途”,官兵随时能够付出身命价值,“涉险”曾经成为巡查中的习认为常。黄昭臣常常对战友说:“艰险就像山里的毒虫,你不怕它,它就怕你。在保卫故国的征途上,没有甚么真实的艰险!”

大胆的人,必定有颗刚毅的心。

列兵鄂德旺,第一次参与巡查。这位19岁的小伙子曾3次写下“请战书”,他想用行动告诉母亲“儿子长大年夜了”。卫生员方云志,本年已经是第5次走上这条巡查路,就在不久前,他的珍宝女儿方才出身,这个外向的小伙笑着说,“巡查艰险伤病常伴,战友们此刻更须要我!”

轻触这里,加载下一页